<track id="pcbc9"><s id="pcbc9"></s></track>

<object id="pcbc9"><strong id="pcbc9"></strong></object><table id="pcbc9"><ruby id="pcbc9"></ruby></table>
  • <tr id="pcbc9"><label id="pcbc9"><menu id="pcbc9"></menu></label></tr>

    1. <p id="pcbc9"></p>

    2. 當前位置:

      深秋 我走進故鄉深山撿尖栗

      文/陶德友

      深秋,又是一個艷陽周日,我和大弟小弟相約,走進故鄉的深山中,采摘野生尖栗。

      年少時,我經常與小伙伴鉆進深山老林撿尖栗。我們那一帶極少有人會去人工種植果樹,果樹基本上都是野生的。野生的山棗、獼猴桃、八月瓜、葡萄、楊梅、茶泡、刺泡等,滿山都是,一年四季野生水果不斷。奇怪的是,我們故鄉的山里極少看到板栗樹,尖栗樹卻隨處可見。尖栗成熟的時間一般都是農歷八月底九月初。尖栗樹大都長得高大,且果子都被帶刺的球狀果皮包著,直接采摘是十分困難的。一般都是安排一個能爬樹的爬到栗樹高處,使勁搖晃樹枝,把成熟的刺球震下來,大家在地上拾撿。記得當年我們一個個猴精猴精,都是爬樹高手,通常都是一起爬到各個枝椏處,同時吶喊搖晃,晃得整棵大樹東倒西歪,連葉子都掉光了才罷休。

      時間一晃幾十年過去,再次走進故鄉的深山,爬山就顯得有些吃力了。行至豆坪界的一棵不太高大但結滿果實的尖栗樹下,我也不敢攀爬了。好在大弟還身手矯健,一溜煙就爬到樹上憑一己之力搖晃起來。站在樹下的我和小弟及侄女婿,來不及躲閃,一個個被晃落的刺球砸得抱頭鼠竄,以致此后好長一段時間,侄女婿還時不時用手去撫摸一下受傷的頭頂,看樣子他真是傷得不輕。這棵樹不大,果子不多,但地理位置很好,樹下的平地方便我們撿拾。半小時過去,我們便把落果收拾得干干凈凈。

      下一個目標區是正對陶家團的對門沖半山腰。我們直接從豆坪界半山腰往上爬到山頂,然后沿著山梁往北再走六、七百米,便可下到對門沖的山腰處。豆坪界葬有我奶奶等先人,近年清明掛親,我經常涉足此地,但山梁上的野徑,我已五十余年未曾涉足。今重漫步此處,既熟悉又陌生,年少時在此放牧、砍柴、狩獵的情景不斷閃現。聽大弟說,現村里留守人員越來越少,留守者沒什么事也不會輕易爬到這高高的山梁上來。如此說來,我們一行四人的到來,對山中飛禽走獸來說的確是稀客了。

      從山梁順坡而下來到對門沖半山腰,看到好幾顆高大的尖栗樹都結滿了果實,大家十分興奮。還是大弟了解情況,徑直將我們帶到一棵孿生狀的高大栗樹下,督促趕緊拾撿。我們彎腰一看,陡峭的坡地落滿了一層層栗球,十分亮眼。這種情況在我年少時是不可能出現的,因為那時搞集體經濟,除吃公家糧的外,大家都窩在故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無一人在外闖蕩。人多,往山里鉆的就多,成熟的野果總會有人惦記,斷不會老掛在樹上落在地上。

      記得我老屋背后就有一棵兩個大人才能抱得住的尖栗樹,結的栗果又圓又大,油亮油亮的,有些果子因飽滿過度還把栗皮撐出一道道裂縫,十分招人喜愛。那棵樹長得太高了,從未見人爬上去搖晃過,撿拾其果,都得借助大風大雨。栗果成熟時節,每每夜里有大風大雨,我們小屁孩都會憋足勁起早床,跑到樹下撿尖栗。因為競爭對手太多,每次能撿到十粒八粒已十分滿足。對門沖尖栗樹最多,其中一棵最大的長在山腳水田邊的坡地上,結出的果是長條形的,十分另類。因味道同樣清甜爽口,也特別招我們喜歡。雖然爬不上去,但我們借助地勢,毫無顧忌地在坡上撿石頭往栗樹上砸,結果把水田砸得滿地都是石頭。為這事,時任生產隊長的大伯父罵過我們好多次。有一次,他扯住我衣領,單獨教訓道:“你力氣最大,對門沖石頭你扔得最多,有本事你到你屋背后也扔石頭砸砸那棵尖栗樹!”我當然不敢,在那里扔石頭,石頭都會落在我木屋頂的瓦片上,這樣的后果就不僅僅是被伯父扯住衣領教訓,可能會被母親和叔叔們合力用竹條暴揍了。

      地上的栗球顯然未被任何人拾撿過,落得層層相疊。落得早的一些栗球,因雨水浸泡,已發黑。我們盡量挑顏色新鮮一點的撿,但撿拾過程中,時不時有人失足下滑,畢竟山體過于陡峭。一個多小時過去,我們隨身攜帶的背簍和纖維袋都裝滿了栗球。附近還有好幾棵結滿果實的尖栗樹,我們只是望了幾眼,不再移步靠前了。接著手提肩背,繼續下坡,不多時就走到了山腳水田邊。這是陶家團正對面的位置,從這個角度望去,陶家團北側的紅豆杉林依然郁郁蔥蔥,好像還是年少時看到的樣子,可屋前水塘邊那纏滿涼粉藤的古樟木樹,屋后的尖栗樹、梨子樹、楊梅樹和一排排的大松樹,都不見蹤影,還有身邊不遠處坡地上那棵挨過我多年石頭猛砸的尖栗樹也不見蹤影。斗轉星移,歲歲榮枯,植物如此,人亦如此啊。

      睹物思情,有些傷感是自然的。欣逢盛世,國泰民安,作為退休賦閑人員,生活有保障,身體尚健康,自由又自在,知足且快樂,這也是自然的。當我們這個年紀的人所做的事情還被人關注,就應當知足和感恩,都該給自己點個贊。這不,當我把我們深山拾撿尖栗刺球及下山后把這些刺球倒在屋前路邊用鞋底摩擦取栗的視頻發到家庭群時,引得在廣州工作的女兒在群里大呼小叫:“我想吃,快給我寄三斤!”起初我還想,寄這些山貨,豆腐錢秒變肉價,不值,還是等返回廣州時再隨車帶去吧。后又一想,這尖栗不經放,再說,及時分享美味與快樂,比什么都好啊,于是,女兒喊話后不久,我就通過快遞把在山區不值錢的尖栗寄出了。我想,我通過快遞寄出的不僅僅是這些普通的野生尖栗,還有老家的氣味和故園的溫情。

      深秋,我深情地走進故鄉的深山,重溫了年少的生活,重拾了年少的記憶,享受了故園的野趣,收獲了豐收的喜悅,真是意義非凡。人到了這個年紀,大都喜歡懷舊,那我就用小時候寫作文時最喜歡在文末寫的一句話作為本篇結尾吧——

      爽啊,我又過了有意義且快樂的一天!

      來源:靖州融媒體中心

      作者:陶德友

      編輯:李樂君

      本文鏈接:http://www.newhotelsnewyork.com/content/646754/64/13181108.html

      相關鏈接

        頻道精選

      • 鄉鎮傳真
      • 部門動態
      • 美麗靖州
      • 懷化新聞
      • 特別推薦
      • 書記縣長報道集
      • 時政要聞
      • 走進靖州
      • 社會民生
      • 通知公告
      • 文化藝術
      • 學習教育
      • 文明創建
      • 聚焦

      閱讀下一篇

      返回靖州新聞網首頁
      91在线一区二区,91在线永久免费观看国产,91在线真实产子伦,91在线综合观看
      <track id="pcbc9"><s id="pcbc9"></s></track>

      <object id="pcbc9"><strong id="pcbc9"></strong></object><table id="pcbc9"><ruby id="pcbc9"></ruby></table>
    3. <tr id="pcbc9"><label id="pcbc9"><menu id="pcbc9"></menu></label></tr>

      1. <p id="pcbc9"></p>